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福建頻道>福州新聞
分享

防控疫情中的“隱形戰士”

12日,省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來到福州市中醫院,進行流行病學調查,排查該院接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。

一切從確診的那一刻調查起。

確診前,患者都去了哪里、接觸了誰?

確診后,有沒有又去哪里、接觸了誰?

為了弄清這兩個問題,有一群人白天奔走在醫院、超市、飯店、患者居所等地,夜里加班加點梳理線索、分析研判、通報信息。

順著蛛絲馬跡,他們與時間賽跑,尋找密切接觸者。

他們是來自福建省、市、縣(市、區)三級97家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,他們正在為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防”“控”拼盡全力。

“防”住! 讓密切接觸者快快現身

2月12日,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李某某的活動軌跡一經媒體公布,福州市不少居民立刻自發“排雷”:

1月27日下午1點半至2點,有誰也去過某超市某分店?

1月30日中午,有誰恰好與患者同在某某路某某小區?

2月2日上午10點半,有誰去了某公園?

……

抗擊新冠肺炎疫情,群防群治是一項關鍵措施;群眾的力量無窮大,越多人參與,密切接觸者就能越快現身。

而這份活動軌跡,當天也寫在李某某的流行病學調查報告(簡稱流調報告)中。

12日晚上7點,省疾控中心應急處置與疫情管理所內,該中心駐福州流調工作組的幾位成員正在撰寫李某某的流調報告。

當天,省、福州市、福州鼓樓區、福州晉安區一共出動22人次調查李某某的傳染源和密切接觸者。成員們兵分兩路,一路前往福州肺科醫院,向患者面對面進一步了解情況。另一路前往患者確診時所在的醫院,去了解患者就醫前后都接觸過哪些人。

“我們調查了2月10日之前,這位病人的去向、具體接觸了誰、對自己的防護做到什么程度,還了解到病人的生活習慣、興趣愛好。”一名成員說。

其中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,是問患者第一次感覺到身體不適的具體時間。“這是為了判定病人準確的發病時間,進而鎖定病人發病后接觸的人員,判定密切接觸者。”該成員說,“時間越精準,排查到的密切接觸者人數就越準確。”

然而,并不是所有確診患者的發病時間都能被準確判斷,患者受訪時的身體狀況、回憶的程度都會影響判定。“如果不能判定準確的發病時間,我們暫時只能把這個時間判定為病人就診的當天。”該成員說。

就在前述幾位成員梳理的同一時間,隔壁辦公室里,流行病學調查組(簡稱流調組)輪班人員,正在審核當天各設區市報送上來的確診病例的流調報告初稿。

“這個病人的流調報告寫著他是和兒子一起搭飛機來福州的。確定是搭飛機來的嗎?”組長歐陽榕邊盯著電腦屏幕邊問道。

“不是。他兒子那份流調報告寫的是兩個人分別在不同時間回來的。”斜對面一名組員立刻回答,“我馬上再核實一遍。”

審核中一旦有信息出現疑問,核實必須馬上進行。流調組成員分成兩班輪值,24小時不間斷工作,全省每一位確診患者的流調報告,都要經過他們審核、分析。

疫情發生以來,省疾控中心應急處置與疫情管理所成立了疫情組、流調組、密切接觸者管理組、信息報告組、駐點流調(現場指導)組等幾個工作小組,負責匯集疫情信息,管理密切接觸者信息,對相關信息進行統計分析、風險評估和趨勢研判,向相應部門提供疫情防控指導和建議。他們像一群“偵察兵”,讓密切接觸者快快現身。

“控”住! 讓密切接觸者不成為新傳染源

12日下午,在福建省第六場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,莆田市副市長胡國防、市衛健委黨組書記黃玉明介紹當地開展疫情防控工作的情況。

近段時間以來,該市常太鎮金川村聚集性疫情受到群眾高度關注。

莆田城廂區常太鎮金川村共有戶籍377戶1642人,下轄7個自然村,其中金山自然村戶籍118戶551人。金川村共有武漢返鄉人員7人,其中何某某等6人屬于金山自然村。

1月25日,當地發現3名來自該村同一家庭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次日,3人檢測結果均為陽性。當日下午,莆田市立即對該村實施封閉式管控。

經流調排查,發現這3人曾先后參加該村1月16日、18日兩場露天宴席,且其間頻繁參與打牌、搓麻將等活動,與大多數村民交往密切,活動軌跡復雜。

1月27日,經省級專家組會診,確認金川村疫情為該市首起聚集性疫情。至目前,金山自然村已確診病例24例。

金川村疫情發生之后,莆田市迅速實行整村封閉管控,嚴格村民進出,做到戶戶不連。省、莆田市、莆田城廂區三級疾控專家和工作人員扎在一線,和當地相關部門人員一起流調排查。

在這個過程中,疾控專家發現,按彼時的防控要求,金川村雖做到了封村、做到了隔戶,但在同一家庭內,各成員之間卻做不到隔離。

疾控專家建議:“只做到居家隔離不足以實現疫情防控,必須盡快采取更嚴格的防控措施!”據此,莆田市立即對金川村進一步提高全村疫情防控級別,對居家隔離和集中隔離人員,實施最嚴格的管理措施。

“我們征用了常太敬老院以及四家星級酒店作為集中隔離點,除一戶留一人居家隔離外,其余436人全部轉移到集中隔離點。同時,嚴格落實一人一間,嚴禁相互串門,并定時對集中隔離點和村居公共環境進行消毒。”胡國防介紹說。

同時,莆田市對金川村居民實施分組包戶,入戶排查線索,對集中隔離者和居家隔離者,定點定人定責,落實好規范醫學觀察流程,做好心理疏導和健康檔案管理。在處置金川村疫情的基礎上,該市還加強對全市共有的27個密切接觸者醫學觀察點的管理。

“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,我省疾控專家和工作人員被稱為‘隱形戰士’。他們在病毒實驗室里爭分奪秒進行病毒核酸檢測,到隔離病房與患者面對面開展流行病學調查,為疫情防控獻策獻計,對廣大群眾進行科學防護知識普及。只要讓密切接觸者盡快現身,讓密切接觸者不再成為新的傳染源,一切的努力,都值得。”省疾控中心黨組書記、主任鄭奎城表示。

責任編輯:趙睿

最新福州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庫里復出什么情況 庫里確認將在勇士主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