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體育頻道>體育新聞
分享

聊了一通當教練的初體驗,小毛換了個姿勢靠在床頭,我們的話題回到了球員時期的他。幾乎是以一種倒敘的方式,聽他回顧并不遙遠的去年年初,一直到初登土倫杯舞臺的那段時光,這期間實在有太多太多故事和細節,情到濃處,他也會從床上蹦起來。對于毛劍卿,人們給其大多的定義是年少成名、天賦異稟,也正因為如此,往往容易主動在其身上施加我們想象中的高度標準,從而忽略一個真實的他。對于自己,小毛評價:“作為球員,我是成功的,更是幸運的。”

毛劍卿退役任職中乙隊助教 因傷病告別球員生涯

打開APP,查看更多精彩圖片

“不能踢了還賴著是不負責任”

在宿舍房間的一角,放著一袋冰塊,那不是隊員落下的,而是小毛的:“你也上去和他們踢對抗了?”“沒有,我就是稍微動一動,傳傳球,指揮一下,膝蓋就需要稍微處理一下。”他說,“腳都快不是自己的了。”

在毛劍卿的印象里,第一次覺得雙腳確實“不行”了的時候,是去年上半年。當時因為膝蓋本來就大修過的他,剛剛在西班牙做完手術,按照計劃需要恢復三到四個月左右,“上半年在一隊(申花)訓練,那時候我已經覺得各方面機能沒以前好了,手術做得太多了。”他的兩條腿確實傷痕累累,因為膝蓋和半月板傷勢,左右兩條腿各動過兩次刀。即便如此,在回歸申花的第一年,依然能夠出場27次為球隊打入三球并有兩次助攻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實屬不易:“一般正常訓練的話,就是天天冰敷,晚上8點差不多就要睡,這樣腳可能才會好一點。”

他不是沒有經歷過思想掙扎,但熟悉小毛的人都清楚,他更不是那種為了面子和金錢死皮賴臉留在場上的人,“我說行,那是對球隊、對教練不負責。我是教練的話,要是隊員一直養傷,每場比賽只能踢個20來分鐘,我也會想的,憑什么給你報名,還要每場都讓你去踢?”膝蓋積水沒有別的辦法根治,唯有靠靜養,這樣來來回回的循環后,小毛有了告別的想法:“算了,何必要給自己丟臉。”

事實上,就在成為嘉定博擊助理教練之前,也曾有球隊向小毛表達了加盟意向,由于情面他考慮過,但出于性格以及職業生涯造就的驕傲一面,他婉拒了,因為對方提出,想要他試訓的想法。對小毛而言,繼續踢球本就不是必須的,這件事上,雙方或許都沒有什么錯,只是不太合適而已。在小毛心里,他已經度過了球員生涯最困難的時候,從中甲青島中能,到后來的石家莊永昌,他感謝大哥李霄鵬在兩家俱樂部工作時,對自己的絕對信任,“只要你來,憑你的能力絕對能踢。”簡單的一句話,令小毛備受鼓舞。那段日子里,他成了青島中能和永昌球迷心中的英雄和寵兒,用表現回報了李霄鵬。士為知己者死,毛劍卿一直是這樣的球員,至于錢,從來不能構成他在場上奔跑的絕對理由。

曾經的“情商不高”,如今的“腳踏實地”

“不想用金錢衡量自己與他人”

錢不是踢球的理由,那么什么才是呢?夢想?這件事情對毛劍卿而言,也已經過去很久了。剛剛出道沒多久,他就在國際賽場上大放異彩,若非因為當初被曝出的一些負面新聞,小毛或許在更年輕時就能入選國家隊,甚至還一度有過前往費耶諾德留洋鍍金的機會,“也許這就是性格,或者說時運。現在讓我進國家隊,有可能就不一樣了,有可能珍惜了,但是,男人不就是這樣一步步成長嗎?”

掰著手指頭,毛劍卿回憶著自己過往一些“情商不高”的表現,一些所謂“經典”的鏡頭,直到現在相信都能在許多球迷腦海中清晰浮現,有一點是大家共同承認的,那就是小毛的這些出發點,從來都不是為錢,“我小時候家里條件不算好,應該說屬于中等偏下一些,踢球為我帶來了一些財富,但我從來不會用錢去衡量我自己或者其他人。收入差距大,并不代表生活差距大,無非就是穿得好一點,開的車好一些或者次一些,我不會去羨慕,更不會向往。”

從申花出道,一路輾轉多地,毛劍卿從來沒拿過低于120萬元的年薪,放到如今中國球員的工資中比較可能只是小數目,可放在當年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,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。經歷過有錢和沒錢的時期,讓小毛對這件事有了更多感悟:“花錢如流水,是一種外表,也是別人對你的看法。當你走進一家奢侈品店,毛劍卿可能只是一張名片,因為這張名片,對方會給你推薦新款,會帶給你一些外表的光鮮,這是對方對你的一種認可,但并不代表人家認可你這個人。”

不受金錢的“束縛”,也就擺脫了對現實的一些妥協。在不少人眼里,小毛多少有些“傻”,一如他身邊的人有時候和他聊起時那樣,如果他再努力一點,再把握得好一點,那么他的成就,或者說累積的財富肯定會更多。但小毛就是小毛,有些骨子里的東西不會變,變了就不是毛劍卿,“就好像前面說到,來到這里之前,我還有機會出去踢球,去拿比當教練更多的薪水,但我現在也沒有不開心。雖然賺的肯定不比球員,只是我覺得,即便現在這樣的收入,生活上也已足夠,家里有飯吃,隊里沒什么開銷,最多逛逛超市、來回交通費,加上兒子的開支。”讓他覺得坦然的另一點原因在于,那些有錢的日子,都是通過自己努力得來的,“以前我沒得到過的,都見識過了,再要去踢球,我也買不了湯臣一品的房子,但至少現在,我可以踏踏實實,繼續努力去開辟自己的另一番事業。”

“年輕時我曾是月光族”

小毛是個有些俠義情結的人,不太懂得回絕,也重視那份兄弟間的投緣。

“我這個人很怪,在足球圈有點自我,年輕氣盛之下有過一些情商不高的表現……”毛劍卿說,“隊友、球迷倒是都比較喜歡我這個性格,場上球還可以,場下做人直率。重義氣,注重傳統男人間的感情交流,要聊天、要溝通,因為我覺得,每個人心里都有不開心的事,可能是因為生活、可能因為足球,說出來就好了。”說出來,有時候需要借點酒勁,因為這些,小毛交了不少朋友,但這當中,有多少是真朋友,有多少僅僅是一面之緣的過客,漸漸地,他已經能清楚地區分開來。

如果少不更事是青春叛逆的一種常見理由,那么小毛一定是其中最有個性的那一個。身邊的人常說,毛劍卿的足球生涯原本應該更長久一些,但這些全都是我們想象中的那個“如果”,就好比,人們常常會用小毛的天賦,作為設想條件,去揣測他應該達到的高度一樣。這些事情,毛劍卿沒有辦法控制,就好像他沒有辦法左右別人的眼光一樣。

曾經的他,在乎被認可、在乎被絕對信任,現在的他不這么想了:“誰能不被人拿來評價,誰又是全世界都認可的好人?”如今,他學會了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,從對方角度去思考問題,“一個正經的人,滴酒不沾卻容易被人說情商不高,說話直接則會被評價成不夠圓滑,不會打擦邊球。我們做的每件事情,都有正反兩面性和相對性,取決于你的著眼點和你的立場。以前我是那種,賺了三萬塊錢,一高興可能兩天就花完,一個月剩下那幾天就在家吃泡面過日子的人。現在我只想每天把該做的事情做好,不是說計劃著過人生,而是我知道我想要什么,然后為了這個目標去付出。”這種“付出”,在毛劍卿原本的字典里,曾經有著低頭、妥協的意思。

當球員的日子里,小毛還不會開車,過去在康橋基地,一些隊員都會借著老隊員的車,在基地里開上幾回,唯獨他沒那個向往,因為媽媽建議他少開為好,因為她擔心兒子有時候會喝上幾口。今年開始,小毛要學車了,原因很簡單:“來來回回方便一點。”至于原則性的問題,不用說他也明白。

東方體育日報

在毛劍卿的印象里,第一次覺得雙腳確實“不行”了的時候,是去年上半年。當時因為膝蓋本來就大修過的他,剛剛在西班牙做完手術,按照計劃需要恢復三到四個月左右,“上半年在一隊(申花)訓練,那時候我已經覺得各方面機能沒以前好了,手術做得太多了。”他的兩條腿確實傷痕累累,因為膝蓋和半月板傷勢,左右兩條腿各動過兩次刀。即便如此,在回歸申花的第一年,依然能夠出場27次為球隊打入三球并有兩次助攻,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實屬不易:“一般正常訓練的話,就是天天冰敷,晚上8點差不多就要睡,這樣腳可能才會好一點。”

他不是沒有經歷過思想掙扎,但熟悉小毛的人都清楚,他更不是那種為了面子和金錢死皮賴臉留在場上的人,“我說行,那是對球隊、對教練不負責。我是教練的話,要是隊員一直養傷,每場比賽只能踢個20來分鐘,我也會想的,憑什么給你報名,還要每場都讓你去踢?”膝蓋積水沒有別的辦法根治,唯有靠靜養,這樣來來回回的循環后,小毛有了告別的想法:“算了,何必要給自己丟臉。”

事實上,就在成為嘉定博擊助理教練之前,也曾有球隊向小毛表達了加盟意向,由于情面他考慮過,但出于性格以及職業生涯造就的驕傲一面,他婉拒了,因為對方提出,想要他試訓的想法。對小毛而言,繼續踢球本就不是必須的,這件事上,雙方或許都沒有什么錯,只是不太合適而已。在小毛心里,他已經度過了球員生涯最困難的時候,從中甲青島中能,到后來的石家莊永昌,他感謝大哥李霄鵬在兩家俱樂部工作時,對自己的絕對信任,“只要你來,憑你的能力絕對能踢。”簡單的一句話,令小毛備受鼓舞。那段日子里,他成了青島中能和永昌球迷心中的英雄和寵兒,用表現回報了李霄鵬。士為知己者死,毛劍卿一直是這樣的球員,至于錢,從來不能構成他在場上奔跑的絕對理由。

曾經的“情商不高”,如今的“腳踏實地”

“不想用金錢衡量自己與他人”

錢不是踢球的理由,那么什么才是呢?夢想?這件事情對毛劍卿而言,也已經過去很久了。剛剛出道沒多久,他就在國際賽場上大放異彩,若非因為當初被曝出的一些負面新聞,小毛或許在更年輕時就能入選國家隊,甚至還一度有過前往費耶諾德留洋鍍金的機會,“也許這就是性格,或者說時運。現在讓我進國家隊,有可能就不一樣了,有可能珍惜了,但是,男人不就是這樣一步步成長嗎?”

掰著手指頭,毛劍卿回憶著自己過往一些“情商不高”的表現,一些所謂“經典”的鏡頭,直到現在相信都能在許多球迷腦海中清晰浮現,有一點是大家共同承認的,那就是小毛的這些出發點,從來都不是為錢,“我小時候家里條件不算好,應該說屬于中等偏下一些,踢球為我帶來了一些財富,但我從來不會用錢去衡量我自己或者其他人。收入差距大,并不代表生活差距大,無非就是穿得好一點,開的車好一些或者次一些,我不會去羨慕,更不會向往。”

從申花出道,一路輾轉多地,毛劍卿從來沒拿過低于120萬元的年薪,放到如今中國球員的工資中比較可能只是小數目,可放在當年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,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。經歷過有錢和沒錢的時期,讓小毛對這件事有了更多感悟:“花錢如流水,是一種外表,也是別人對你的看法。當你走進一家奢侈品店,毛劍卿可能只是一張名片,因為這張名片,對方會給你推薦新款,會帶給你一些外表的光鮮,這是對方對你的一種認可,但并不代表人家認可你這個人。”

不受金錢的“束縛”,也就擺脫了對現實的一些妥協。在不少人眼里,小毛多少有些“傻”,一如他身邊的人有時候和他聊起時那樣,如果他再努力一點,再把握得好一點,那么他的成就,或者說累積的財富肯定會更多。但小毛就是小毛,有些骨子里的東西不會變,變了就不是毛劍卿,“就好像前面說到,來到這里之前,我還有機會出去踢球,去拿比當教練更多的薪水,但我現在也沒有不開心。雖然賺的肯定不比球員,只是我覺得,即便現在這樣的收入,生活上也已足夠,家里有飯吃,隊里沒什么開銷,最多逛逛超市、來回交通費,加上兒子的開支。”讓他覺得坦然的另一點原因在于,那些有錢的日子,都是通過自己努力得來的,“以前我沒得到過的,都見識過了,再要去踢球,我也買不了湯臣一品的房子,但至少現在,我可以踏踏實實,繼續努力去開辟自己的另一番事業。”

“年輕時我曾是月光族”

小毛是個有些俠義情結的人,不太懂得回絕,也重視那份兄弟間的投緣。

“我這個人很怪,在足球圈有點自我,年輕氣盛之下有過一些情商不高的表現……”毛劍卿說,“隊友、球迷倒是都比較喜歡我這個性格,場上球還可以,場下做人直率。重義氣,注重傳統男人間的感情交流,要聊天、要溝通,因為我覺得,每個人心里都有不開心的事,可能是因為生活、可能因為足球,說出來就好了。”說出來,有時候需要借點酒勁,因為這些,小毛交了不少朋友,但這當中,有多少是真朋友,有多少僅僅是一面之緣的過客,漸漸地,他已經能清楚地區分開來。

如果少不更事是青春叛逆的一種常見理由,那么小毛一定是其中最有個性的那一個。身邊的人常說,毛劍卿的足球生涯原本應該更長久一些,但這些全都是我們想象中的那個“如果”,就好比,人們常常會用小毛的天賦,作為設想條件,去揣測他應該達到的高度一樣。這些事情,毛劍卿沒有辦法控制,就好像他沒有辦法左右別人的眼光一樣。

曾經的他,在乎被認可、在乎被絕對信任,現在的他不這么想了:“誰能不被人拿來評價,誰又是全世界都認可的好人?”如今,他學會了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,從對方角度去思考問題,“一個正經的人,滴酒不沾卻容易被人說情商不高,說話直接則會被評價成不夠圓滑,不會打擦邊球。我們做的每件事情,都有正反兩面性和相對性,取決于你的著眼點和你的立場。以前我是那種,賺了三萬塊錢,一高興可能兩天就花完,一個月剩下那幾天就在家吃泡面過日子的人。現在我只想每天把該做的事情做好,不是說計劃著過人生,而是我知道我想要什么,然后為了這個目標去付出。”這種“付出”,在毛劍卿原本的字典里,曾經有著低頭、妥協的意思。

當球員的日子里,小毛還不會開車,過去在康橋基地,一些隊員都會借著老隊員的車,在基地里開上幾回,唯獨他沒那個向往,因為媽媽建議他少開為好,因為她擔心兒子有時候會喝上幾口。今年開始,小毛要學車了,原因很簡單:“來來回回方便一點。”至于原則性的問題,不用說他也明白。

東方體育日報

責任編輯:楊林宇

       特別聲明: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。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及時與[email protected]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,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。

最新體育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幸福觸手可及在線免費看地址 幸福觸手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